赤耳丹宁

“上年纪的人都这么想吗?年轻真的那么好吗?我每件事都要难过、悲观,太累了。我厌倦了。”
“这是因为年轻的时候大家都是拼命地伸出手想要什么,到了我这个岁数,想要伸手要的越来越少了。”
——青山七惠《一个人的好天气》

我没有经历困窘的日子,对物质也有温热的爱,可是要我踮起脚跟、奋力地争取它们,我很怕累着自己,肚子很饿的时候,两块五一碗的凉皮,或是一顿大餐,它们给我的满足度好像也差不多。
——黎戈《私语书》

偶尔,我会怀念那段日子,它自由得一塌糊涂,在感情上更是既不负责也不受伤。因为一切感情皆有其时日;而我不拥有时间,复不为时间占有,自然也与感情无关。模糊日夜,模糊了建立在时间上的一切秩序;我曾夜行如鬼。
——梁文道《我执》